bckbet注册

周小川:将完善监管政策 不会取缔余额宝

, Author

昨日,周小川参加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被记者围住解答余额宝等热点问题。

图/CFP

余额宝引发两会热议,监管“大佬”称应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

新京报讯作为目前互联网金融的热门产品,对于余额宝们的监管问题成为本届两会热点问题之一。

在昨天的两会上,一天时间内,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和易纲三位全国政协委员就被记者追问四次,均表示鼓励互联网金融,不会取缔余额宝,并将加强监管。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28日,天弘基金和支付宝合作的余额宝规模突破5000亿元,用户数突破8100万,已经超过A股股民数。

余额宝成立8个月时间,以其凌厉之势搅动着传统金融业,同时也引发了外界的担忧。

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取缔余额宝》一文,指出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推高资金利率,转嫁给实体经济。

一言激起千层浪,引发了一场“是否取缔余额宝”的大讨论。

“对于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发出同样声音的还有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易纲。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会议间隙表示,不能把互联网金融和实体经济简单对立起来,互联网金融可以扩大对小微企业的供给,拓宽老百姓投资渠道,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

易纲也在昨日表示,要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行为。

但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无疑将加码。

“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

”周小川说。

潘功胜表示,对互联网金融这个金融新品种,第一要鼓励创新和发展,这个态度比较明确,第二是要推动金融市场改革,扩大金融供给,第三是规范监管,跨部门交叉性产品,需要协调监管。

放大镜

直击互联网金融监管两个死穴

监管层“鼓励支持”的态度已然明确,随之而来的还有监管之手。

风险提示不充分和部分领域的监管空白是目前互联网金融面临的最大的两个监管问题。

现状一

风险提示不充分

在这轮互联网金融热中,互联网公司利用网络优势对投资者进行轰炸式宣传,金融产品的风险往往被弱化。

例如,百度和华夏基金合作推出的百发,其年化收益率远超市场的理财产品,而且还承诺其最终收益。

究其背后是百度公司自己掏钱对投资者的补贴,这在基金销售中是不允许的。

但是在现有的监管规则下,证监会认定该类理财产品销售各环节均由基金公司完成,互联网公司只负责流量导入,认为该理财产品的销售并未出现违规。

一位投资者谈到,互联网公司擅长饥饿营销,在这种环境下,部分投资者已经不关心购买的是什么产品,是否具有风险,而是抢到了就好。

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谢卫表示,目前相当一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由于缺乏金融风险管理意识,避谈风险、违规承诺高收益,通过补贴、红包等方式虚增收益,或采取抽奖、回扣、送实物等方式诱导促销,扰乱了市场的秩序,引发无序竞争。

而通过这种打擦边球的方式,互联网金融产品绕开了监管,并出现了线上线下规则不一的尴尬局面。

谢卫建议,为了确保监管有效和竞争公平,监管层在设计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规则时,应当遵循“一致性”的原则:对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金融机构的相关业务应当“一视同仁”,只要是从事相同或类似的金融业务内容,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应当给予同样的监管标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也提出,互联网金融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只要它的实质是金融,那么就应该按照现有的金融法规纳入监管的范畴。

现状二

部分领域无法可依

在P2P领域,平台倒闭的事件仍屡见不鲜。

近期曝出跑路的P2P公司中欧温顿就是最新的一例。

但在这一领域,目前央行等部门还缺乏有效的准入和监管规则。

所谓P2P就是个人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放贷和融资。

目前P2P行业仅有一些行业自律组织,其中对于P2P借贷的风险管理、技术规范等都提出过一些行业自律规则,但不具备强制约束力。

实际上在P2P网贷是否有第三方存管、风险审核机制、防范关联人套取资金等方面,都没有强制规则,处于野蛮生长之中。

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出于风险考虑,一些原本提供P2P第三方资金存管的机构也开始陆续退出这一领域。

央行方面仅表示按照现有法律,P2P贷款不得触碰非法集资等三条红线,但这并未改善这一参与者众多的行业目前的乱象,小投资者权益仍然难以得到保障。

相关数据显示,P2P网贷平台数量快速增长,目前已超千家;2010年行业交易额仅6亿元,此后以每年近500%的速度猛增,2013年成交量突破千亿元。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倒闭、跑路的P2P平台逾70家,涉及金额约12亿元。

上周,由央行下属机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牵头成立的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组织了P2P网贷公司召开座谈会。

据参会人士透露,P2P网贷公司均呼吁被纳入监管,尤其是提高行业准入门槛,明确P2P网络借贷行业的监管部门等。

声音

政协委员怎么看“宝宝”?

今年两会,以余额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成为了政协委员热议的话题。

各方“大佬”纷纷表态,有的认为应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有的则认为应支持并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创新。

【支持】

要容忍金融产品创新

要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行为,同时也将适当采取措施对可能产生的市场风险加以引导和防范。

目前,市场对余额宝等金融产品可能带来的风险有很多议论,主要针对相关产品可能带来的流动性以及价格波动等风险。

为此,央行会进一步关注市场变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

不应该封杀余额宝

现在中国企业利息成本高,美国制造业回潮,中国中小企业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这是最令人担忧的事情。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最乐观的因素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带来了中国经济的总体提升。

现在的余额宝,很多有意见,但不应该站在道德角度批评和封杀。

—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银行余额宝不应对立

不要将银行和余额宝对立起来,要用发展眼光看新生事物,大家都应冷静一下,利率市场化是客观趋势,但应该纳入规范监管,这种监管和现有的银行应有区别。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

【批判】

监管主体应明确

应理顺各类互联网金融模式的业务范围,并在此基础上明确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主体、监管对象和监管范围。

二是针对互联网金融活动交易的快速、频繁和虚拟性等特点,监管部门应通过加强信息技术非现场监管建立有效风险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理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

余额宝高收益将消失

余额宝的大头投向了银行的协议存款,协议存款的利率水平按照目前的监管要求是可以协商确定的,它的利率比银行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的活期利率水平要高。

要是真的利率市场化了,银行真的可以对自己活期存款的利率完全有了决定的能力了,那,如果余额宝还存在的话,那它不会享受现在这种特殊的高利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

应建立准备金保护制

像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业务一定要有准备金,以防不测,建议尽快建立包括存款准备金制度等在内的一系列保护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

对话

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

“倒逼”银行改革不担心会取缔

“取缔余额宝”、“监管余额宝”,这段时间关于余额宝的讨论声不绝于耳,作为事件的当事人,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称,并不担心会出现所谓“取缔余额宝”的风险,并支持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进行规范。

王登峰认为,监管应该是一种规范,而不是“管死”,监管方针的明确,有助于让企业获得更良性的发展。

支持对互联网金融监管

新京报:今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都提议要加强对余额宝的监管,之前有专家呼吁要“取缔余额宝”,对此你怎么看?

王登峰:互联网金融作为金融领域一种新兴的理财方式,经历了以前没曾经历过的发展速度,因此面对这种新局面,加强监管本身也是客观需要的,我们也高度赞同,互联网金融的良性发展离不开对风险严格管控。

此前,证监会等管理层也都对我们有严格的监管,监管部门对于余额宝这类互联网金融创新一直是持积极支持态度,且在监管上也是与时俱进、认真负责的,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出现所谓“取缔余额宝”的风险。

新京报:支付宝方面说,余额宝平均每6天得到一次监管,期间监管部门对余额宝有怎样的建议?

王登峰:其实浓缩下来就是三个字,“好好干!



新京报:上周银行业协会传出监管的声音,如果取消存款提前支取不罚息的政策红利、将协议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进行监管,对余额宝的收益会有多大影响?

王登峰:对于目前市场热议的加强对“余额宝们”的监管,我认为这种监管应该是一种规范,而不是“管死”,监管方针的明确,有助于让优秀的企业获得更良性的发展。

在中国金融史上,也曾出现过小银行“耍赖”,收益无法及时兑现的情况,所以余额宝只选择和大型银行合作,以规避风险,监管完善也有助于明确余额宝和银行的关系。

倒逼银行改革而不是革银行的命

新京报:余额宝推出之后,银行压力很大,有人说你们革了银行的命,你认为呢?

王登峰:论规模,余额宝的资产规模远不到银行

业总存款1%,论投资管理,余额宝作为货币基金每天将拿到的钱全部放回金融体系之中,加快了同业拆借市场的流动性,对缓解钱荒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因此谈不上革银行的命。

反观恰恰是余额宝出现后,银行业同仁也纷纷加快了创新的步伐,类似民生、农行都推出了自己特色的T+0金融产品,为广大储户提供了更多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说余额宝倒逼银行业改革创新更显恰当些。

新京报:余额宝通过“团购”银行协议存款的模式推高了银行资金成本,钮文新说余额宝危害了实体经济。

王登峰:余额宝的本质是货币市场基金,它是市场利率的追随者,而不是决定者。

货币基金以债券、票据、银行存款等作为标的,余额宝的年化收益率不是凭空设计出来的,和其他货币基金一样,它也有自己的模式,也会随着市场情况波动。

而一些业内人士所看到的余额宝收益率略高的情况,正是其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正常现象。

从投资管理角度来看,作为货币基金的余额宝,其收益率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这种模式带来的创新。

近年来,国家也在有意识地一步一步推动利率市场化,这其中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粗放型地直接放开存款利率,另一种则是通过货币基金逐步实现。

而后者更为温和,负面影响也较小。

收益率下滑是稳定回归的过程

新京报:余额宝收益率已经开始下滑,这两天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已经跌破6%,投资者关心今后余额宝走势会如何?

王登峰:余额宝的收益是跟着资金利率走的,春节前资金利率走高,余额宝的收益也高了,资金利率低余额宝的收益也降低。

对于收益,我们会努力做好稳健的收益回报投资人,如果货币市场走弱,我们收益回归也是一个稳定的回归过程,不会说突然间掉下去。

我们也从来不说要把收益率做到多高,收益率不是我们的第一考虑,我们最看重的还是风险控制。

新京报:收益下滑,近两日余额宝的赎回规模是否较以往要多?

王登峰:余额宝申购赎回情况较为稳定,一直保持净申购。

互联网基金的赎回潮大多是由电商平台的促销活动带来的,我们会提前跟踪信息,提前做好安排,需对未来的申购赎回有必要的预测和充分的准备。

回应

支付宝:平均6天被监管一次

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有效监管

余额宝存在监管缺失吗?

“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

”对此,阿里巴巴小微金服集团品牌与公众沟通部资深总监陈亮回应称。

“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

”陈亮昨天表示,“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



支付宝官方也表示,余额宝主要对应的是两大监管部门,其中,支付宝的主要监管部门是央行,天弘基金的主要监管部门是证监会。

支付宝还称,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其中央行实地检查调研4次、证监会实地检查调研6次,这充分说明余额宝一直处于政府相关部门积极有效的监管过程中。

财付通:余额宝是个优秀平台

将带来互联网金融更多创新

腾讯财付通方面昨日对记者表示,“回顾在余额宝产生之前,货币基金11年的历史都没有产生过什么影响,余额宝、理财通、平安壹钱包的出现第一次让普惠金融和利率市场化的阳光照耀到每一个角落。

”财付通在微博中写道。

财付通还表示,余额宝是一个优秀的便利平台,理财通,平安壹钱包等更多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相继发展,必将带来金融服务+互联网的更多创新。

(原标题:周小川:将完善监管政策)